抗战时期,国民政府为何要设立面积相当于三个浙江的西康省

原标题:抗战时期,国民政府为何要设立面积相当于三个浙江的西康省

雅安

没有哪一条单独的山脉有资格被称为“横断山”,横断山是一个山系。广义上的横断山,东起邛崃山,西至伯舒拉岭。其间有大渡河、大雪山、雅砻江、沙鲁里山、金沙江、芒康山、澜沧江、怒山、怒江纵贯骈列,直至与喜马拉雅山相会于南迦巴瓦峰。地域囊括川西藏东青南滇北。

一九三九年元旦,陪都重庆。

档案

图片 1

为加强抗战后方的纵深,国民政府决定成立一个新的省份:西康省。西康省位于川藏之间,分康定、雅安和西昌三个区,辖区面积相当于五个浙江省。

1939年1月1日,在抗战的烽火中,西康省正式建省。1955年9月,西康省正式撤销。八十年弹指一挥,西康省却在中国西部烙下了深深的一道烙印。今天,让我们走近这段历史,从浩繁的历史档案文献资料当中,发掘出当年西康建省至撤销的一段段往事——

横断山脉

图片 2

图片 3

清朝末年,江西人黄懋材受四川政府委托,进入该地考察,目睹这般高山耸峙,巨川汹涌,东西交通因之难行的霸蛮气概,将其命名为“横断山”。而在政治文化上,这片康巴藏族聚居的土地,在清朝被称为“川边”,意为四川之边。民国时代,这里有一个至今大家还依稀有些印象的名字——西康省。

被任命的西康省政府主席,是与蒋介石有着很深隔阂的川军首领刘文辉。为了表示坚决拥护中央抗战,刘文辉特地把雅安最宽的一条街命名为“中正街”。

1939年全川总动员宣传大会游行场景

1955年,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作出决议,撤销西康省,其辖地分别并入四川省和当时的西藏自治区筹委会。自此,责任重大且命途多舛的西康省终于完成使命,安然沉入历史。

人烟稀少的西康省,汉族与少数民族杂居,少数民族多数是康巴人。

建省

西康省如何责任重大?怎样命途多舛?简言之,这个在清末岁月孕育成型,在民国时代艰难求生,在共和国的怀抱中安详逝去的省级行政区划的历史,浓缩着整个中国近代所遭遇过的屈辱与无奈,及其所激发出的不甘与奋进。

在当时的中国,没多少人清楚西康到底是什么样地方,只是其省会康定后来却为国人熟知-—因为那首“张家大哥”爱上了“李家大姐”的《康定情歌》脍炙人口。

“雏”议

王朝最后的振作

图片 4

1904年8月,英国借口保护英商人安全自由通商,从锡金进兵西藏,发动了江孜战役,强迫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城下之盟《拉萨条约》。

《辛丑条约》之后,风雨飘摇的清政府将“新政”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推动一系列前卫激进的改革措施,在全国各地落实。边疆管理体制的改革也是新政的一部分。

执政的国民党人,自一九三九年初开始,按照军事委员会的说法,即抗战的“第二期”开始时,竟然发现政府已经没钱了。

建昌道员赵尔丰一眼看透了英人的野心,上书四川总督锡良,在川边地区废除土司等特权,改土归流,设立县制,划为行省,以防止英帝的分裂手腕。锡良上奏清政府,请批准建省计划。“将腹地三边之倮夷,收入版图,设官治理……三边既定,则越巂、宁远亦可次第设治,一道同风”。

公元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驻藏帮办大臣凤全,驻节川藏大道重镇巴塘,开始在此筹办边务。政治上的改弦更张严重影响了当地土司僧侣的利益,文化上的移风易俗也伤害了当地各族民众的情感。因此,土司僧侣积极挑唆各族民众对抗,1905年二月二十八日,巴塘突发暴动,凤全遇袭身死。

抗战近二十个月,国民政府丢掉了二十五个主要城市,几乎涵盖中国所有的物产精华地区。农作物丰产区以及工矿企业集中地相继落入日军之手,使包括粮食在内的主要农产品的生产和收购受到极大打击;东南沿海地区的重要工矿企业虽向后方转移了大部,但原材料供应短缺、生产设备陈旧以及技术工人的缺乏,使得整个国家的工业生产能力急剧萎缩。

展开剩余92%

驻藏大臣竟然遇戕,案情严重非常,清廷令四川政府复仇平乱。四川提督马维骐、建昌道赵尔丰即刻提兵西进,于当年七月攻克巴塘,八月了事。事后,马维骐东归,赵尔丰留守。

国民政府的税制中没有所得税,国家财政收入主要依靠海关,但沿海的上海、天津、青岛、广州、汕头、南通、宁波等重要海关丢失后,国家的财政收入至少损失一半以上。

“力主改康地为行省,改土归流,设置郡县,以丹达为界,扩充疆宇,以保西陲”。“改造康地,广兴教化,开发实业,内固蜀省,外拊西藏,迨势达拉萨,藏卫尽入掌握,然后移川督于巴塘,而于四川、拉萨,各设巡抚,仿东三省之例,设置西三省总督,藉以杜英人之觊觎,兼制达赖之外附”。据称:“锡良嘉其议,据以入奏,廷旨报可。”这是一个较为系统的经营西康的计划,其核心内容是改土归流,西康建省,卫川图藏御英。

图片 5

图片 6

光绪三十年,赵尔丰向四川总督锡良上“平康三策”:第一策是整顿治理西康与川滇腹地边境野番地区。第二策是将西康改土归流,建为行省。第三策是开发西康,联川、康、藏为一体,建西康省。

赵尔丰

蒋介石曾经说过,全国只要四川、云南和贵州三省不丢,就一定能够取得抗战的胜利。

光绪三十一年初,川边地区发生“巴塘之乱”。事发以后,四川总督锡良、成都将军绰哈布奏派四川提督马维骐、建昌道员赵尔丰会同“剿办”。六月平定巴塘、理塘。随后,马维骐回川,赵尔丰留任炉边善后督办,处理巴塘、理塘改土归流事宜,并继续征战乡城等地。

巴塘事变的处理过程中,四川政府方面意识到“川边”,即川藏大道所途经的横断山脉雅安、甘孜、昌都一带地方的事关重大,已不再只是附属于治理西藏这个大范畴之下的小项目。内忧外患之下的川边问题已经相对独立,且更加复杂。

但是,不知他说这话时,是否考虑到了作为一届政府支撑一场战争的财政能力。财政收入大幅减少,支出却大幅上升。

光绪三十二年六月,锡良、绰哈布奏清廷“乘此改土归流,照宁夏、青海之例,先置川滇边务大臣,驻扎巴塘练兵,以为西藏声援,整理地方为后盾。川、滇、边、藏声气相通,联为一致,一劳永逸,此西南之计也”。清政府任命赵尔丰为川滇边务大臣。川滇边务大臣的设立,揭开了川边地区改土归流的新篇章。

清廷于1906年七月同意四川总督锡良的建议,设立临时性的“川滇边务大臣”职务,由赵尔丰担任,管理广袤的“川边”大地。“川边”这个名词非常笼统,到底哪些地方属于“川边”?清政府语焉不详。雄心勃勃的现实主义者赵尔丰需要用实际行动去定义“川边”。

中国军队的武器、弹药、飞机、油料等主要军事物资都要依赖进口,世界上所有的军火商都认为此时的中国是个利润丰厚的大市场,于是国外黑心的军火商人与国内承办军需的官吏勾结在一起,导致国民政府的军火采购黑幕重重,每一发子弹和每一颗炮弹都贵得吓人。

1911年,赵尔丰改署四川总督,以傅嵩炑代理边务。傅体察边情,于当年8月具奏清廷,建议川边改设行省,拟名“西康省”。旋因辛亥革命爆发,清王朝垮台,建省之议遂搁置下来。

出于利用藏传佛教笼络蒙古诸部的考虑,清王朝对川边藏族地区的政策颇为宽大,历次改土归流都没有涉及这一地区,以至于直到二十世纪初,这里依然土司林立,各自称雄。不论是东边的成都,还是西边的拉萨,对这里的遥控都时灵时不灵。土司们是否在某一个时刻听从某一方面的招呼,几乎完全取决于他们当时的心情如何。

武汉失守后,中国军队尚有三百万官兵位于前方,后方训练中的壮丁也有一千一百万,仅吃穿这一项,养活所有现役和非现役的官兵每一天都是一笔惊人的开销。

图片 7

赵尔丰决定终结这种怪异局面。上任之后,他立即从康定出发西征,先后平定理塘、乡城、稻城,直至金沙江西岸的盐井等处,铲除了这些地方的土司,历史上第一次将内地的地方政府架构移植了过来。在川藏南线,赵尔丰为“川边”这个行政区,打出了立足之地。

况且,在这片饱受战火蹂躏的国土上,还有数量惊人的难民需要政府救济,还有涌向云、贵、川三省的数量可观的教授、教员和学生需要政府资助——中国自民国以来就有把教师纳入高薪收入阶层的惯例,但本身已处在颠沛流离中的国家教育部,哪里还有那么多的大洋既能供发放又能供支出?

1939年1月1日,西康省政府正式成立时各族同胞参加仪式

而后,赵尔丰再接再厉,平定了川藏北线上的霸主、有着“天德格、地德格”威名的德格土司,将如今整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十五万平方公里土地尽收囊中。

图片 8

川康

公元1909年,宣统元年,在西藏推行新政的驻藏大臣联豫与十三世达赖喇嘛不和。四川政府派兵入藏支援,令赵尔丰护送川军西行。赵氏趁机以武力将川边界址全面西拓,把如今西藏昌都市全境以及林芝、那曲地区东部收归川边。至此,川边地界已达工布江达县的太昭镇,距离拉萨不过两百五十公里。

世界舆论普遍认为,仅就国民政府的财政能力而言,中国的抗战顶多还能支撑半年。

边防

图片 9

可是,尽管国家财政已经濒临崩溃,还是要养活数量庞大的军队。在中国广袤的国土上,没有足够数量的军队,便无法支持与日军在漫长战线上的军事对峙。

1911年辛亥革命后,驻西藏清军相继哗变。

民国西康省地图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民国元年,袁世凯调四川都督尹昌衡任川边镇抚使兼西征军总司令,率兵西征。云南都督蔡锷也派滇军入西康声援。川军大破藏军于理塘、巴塘之间,收复察木多、乍丫各地。民国7年,西藏军队克陷昌都城后,将部队分并南北两路进军,北路方面军很快占领金沙江西岸十三县,并且渡江攻占瞻堆,包围甘孜。在英国仲裁下,于8月19日签订中藏昌都停战条约。

在任川边大臣期间,赵尔丰软硬兼施,武力铲除阻碍的同时,也在川边大力发展富国强兵的经济事业和移风易俗的文化事业。到宣统年间,赵尔丰自信地拿着自己在川边的成绩单,请求清政府将川边升格为省。

责任编辑:

民国21年2月27日,西康党务特派员格桑泽仁在巴安将当地驻军缴械。3月5日,格桑泽仁在巴安组织西康建省委员会及省防军。8月22日,西康事变解决,格桑泽仁离康赴成都。12月31日,内江会议令刘文辉部退往西康。民国22年8月17日,刘文辉于雅安发出通电,宣布驰赴西康,致力国防。

赵尔丰的理由是充分的,川边地区外保西藏,内卫川滇,又兼地域辽阔,不设立行省无以治理。但清王朝否决了他的建议,理由是:藏卫改省之议,牵涉外交,既难举办。

1928年,国民政府任命刘文辉为川康边防总指挥。同年3月10日,在康定设西康特区政务委员会,统辖西康的民政财政。韩霈、吴泽三、胡人纪、陈启图四人任委员,龙邦俊为主席委员。

这个“外交”指的是觊觎西藏已久的英国人,清王朝担心在藏区设立行省会引起英国的不满。赵尔丰却认为这纯属杞人忧天,他在川边施政数载,以手段刚猛著称,多有骇人听闻之举,却从来没有哪个英国人胆敢对他说三道四。这说明只要态度坚决,并且拥有武力后盾,即使是张牙舞爪的英国人,也只能赔上笑脸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