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朝鲜所拥有的核武技术来自哪里?

图片 1朝鲜境内核设施不完全示意图

2016年1月6日,朝鲜高调对外宣布「进行了「成功的」氢弹实验」,坊间对这壹次试验成功与否,还存在许多争议。但朝鲜已是核武国家,则毋庸置疑。那么,朝鲜的核武技术,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呢?

2013年2月12日,中国人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气氛中,朝鲜国防科学部门在朝鲜北部距离中国边境不远的地下核试验场成功进行了第三次地下核试验。这一消息震惊世界,朝鲜秘密开展的核战略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人们纷纷疑问,朝鲜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执意拥有核武器?其实拥有核武是自朝鲜建国以来一以贯之的国家战略。

2016年1月6日,朝鲜高调对外宣布“进行了‘成功的’氢弹实验”,坊间对这次试验成功与否,还存在很多争议。但朝鲜已是核武国家,则毋庸置疑。那么,朝鲜的核武技术,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呢?

就日前已披露的材料来看,主要有三大来源。

金日成的核梦想

就目前已披露的材料来看,主要有三大来源。

第一大来源,是苏联在50-80年代的援助

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想法由来已久,从朝鲜第一代领导人金日成起就已经埋下了核基因。

第一大来源,是苏联在50-80年代的援助

朝鲜核武计划,启动于1950年代。朝战刚刚结束,金日成就在非公开会议上表示:「朝鲜国家虽小,但别国拥有的东西都应当有,包括原子弹。」1956年,朝鲜同苏联签署了组建联合核研究所的协定。1959年,作为对美韩合作「和平利用核能」的回应,苏朝也签署了「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协定,苏联开始对朝鲜提供诸如建立「宁边原子能研究所」等实际援助。不过,此时的苏联,尚无意帮助朝鲜研制核武。①

在朝鲜战争战场上没占到便宜的麦克阿瑟不止一次恐吓称,要使用核武器攻击朝鲜或中国大陆。据史料记载,当时金日成得知这一消息后,因为没有对等的反制手段而极为焦虑不安。朝鲜是一个缺乏能源的国家,境内不产石油,煤炭的储量有限,相反却有丰富的天然铀矿,石墨储藏也名列世界前茅。国际局势加上国内需求,坚定了朝鲜进行核研究的决心。

朝鲜核武计划,启动于1950年代。朝战刚刚结束,金日成就在非公开会议上表示:“朝鲜国家虽小,但别国拥有的东西都应该有,包括原子弹。”1956年,朝鲜同苏联签署了组建联合核研究所的协定。1959年,作为对美韩合作“和平利用核能”的回应,苏朝也签署了“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协定,苏联开始对朝鲜提供诸如建立“宁边原子能研究所”等实际援助。不过,此时的苏联,尚无意帮助朝鲜研制核武。①

60年代中苏交恶,给朝鲜核武发展带来了良机。1964年,金日成曾致函毛泽东,主张具有血盟关系的中朝两国,应共同拥有核武器制造技术,但毛泽东拒绝了金日成的要求。②次年,金日成放弃中朝「血盟关系」,提出「主体思想」,强调朝鲜在思想、政治、经济、国防上,要走独立自主的道路,并宣布将在中苏两国之间搞「等距离外交」。同时,转向苏联寻求核武技术支援,苏联亦有意以核武技术为饵拉拢朝鲜。故1965年10月,金日成在党和军队高阶干部会议上宣布:「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拥有核武器」;1967年,金日成又在民族保卫省会议上宣布:「我们已在研制核武器」。据传,1966年5月勃列日涅夫曾在瓦良格号巡洋舰上与金日成祕密会晤,商议主题正是怎样援助朝鲜发展核武。③

图片 2

60年代中苏交恶,给朝鲜核武发展带来了良机。1964年,金日成曾致函毛泽东,主张具有血盟关系的中朝两国,应共同拥有核武器制造技术,但毛泽东拒绝了金日成的要求。②次年,金日成放弃中朝“血盟关系”,提出“主体思想”,强调朝鲜在思想、政治、经济、国防上,要走独立自主的道路,并宣布将在中苏两国之间搞“等距离外交”。同时,转向苏联寻求核武技术支持,苏联亦有意以核武技术为饵拉拢朝鲜。故1965年10月,金日成在党和军队高级干部会议上宣布:“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拥有核武器”;1967年,金日成又在民族保卫省会议上宣布:“我们已在研制核武器”。据传,1966年5月勃列日涅夫曾在瓦良格号巡洋舰上与金日成秘密会晤,商议主题正是如何援助朝鲜发展核武。③

1969年,核武研发被朝鲜列入国策。这其中,既有苏联援助带来的底气,也与朝鲜50年代派往苏联的青年核物理学者纷纷留学归来有关。据不完全统计,苏联最大的核试验室——莫斯科杜布纳核联合研究所(Joint
Institute for Nuclear Research
Dubna),先后为300多名朝鲜青年学者提供了培训。这些人回国后,组成了朝鲜核武研制的骨干力量。徐相国、韩仁锡、丁根、李升基、崔学根等,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④

后来叛逃的朝鲜劳动党前书记黄长烨曾对记者说过:“我们很早就开始了核武器的开发。金日成1958年视察地下兵工厂时,反复强调要做好核战争的准备,从那时起就制定了计划。一旦有了核武器,首先可以镇住韩国,更是武力统一朝鲜半岛时防止美国干预的手段。”

1969年,核武研发被朝鲜列入国策。这其中,既有苏联援助带来的底气,也与朝鲜50年代派往苏联的青年核物理学者纷纷留学归来有关。据不完全统计,苏联最大的核试验室——莫斯科杜布纳核联合研究所(Joint
Institute for Nuclear Research
Dubna),先后为300多名朝鲜青年学者提供了培训。这些人回国后,组成了朝鲜核武研制的骨干力量。徐相国、韩仁锡、丁根、李升基、崔学根等,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④

第二大来源,是苏联解体后所流失的核武器专家

朝鲜“核武器之父”徐相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