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小丑踢慰安妇像,亵渎40万人亡魂,忘记为美军召7万慰安妇

在中国强征慰安妇的历史始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挂牌自1932年“一·二八”淞沪事变,广施自1937年12月开始的南京大屠杀,南京首家“慰安房”于1938年正式注册开业。也有资料说,“慰安”推行于1937年七七事变全面侵华之时。1932年4月出版的《新满洲国资源图》中,就有一幅慰安妇“锦州美人连”的照片,是一名日本记者随行日军第20师团于1932年1月3日侵占锦州后实地拍摄的。

她们以家贫、低教育养女或童媳居多,年龄集中在16岁至30岁之间,已婚或未婚者皆有。这些手无寸铁的女性,在刺刀、狼狗的囚禁下,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牛马,成为日军铁蹄下的殉葬物,成为日本侵略政策的牺牲品。

图片 1

图片 2

据一份由日军各部队间机密文件缀成的《陆支密大日记》记载,日本军队1938年3月要求各派遣军召募营妓时,强调必须慎选适当人员,并与地方宪兵、警察秘密合作,以保持军队威信,避免产生社会问题。日军特务战犯永富博道追忆:“1937年南京大屠杀期间,我作为日本特务机关的一名成员,专门负责诱拐中国妇女。部队从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我亲自负责设置6个慰安所。沿途,我把一些逃难的中国年轻妇女诱拐到慰安所。”

受日军支配的人贩子和地方行政机关,开始在朝鲜釜山和马山一带,诱骗那些生活艰难、处境不利的朝鲜女性充当慰安妇。他们像对待军马和军犬一样,开始将大批的慰安妇用运输船送到中国战场。

图片 3

历史揭秘:二战时日本军事实力有多强大

西伯利亚战争失利的教训,导致日本军部开始建立卖春制度,征集由军队直接管理的卖春妇。1937年上半年,日军在中国的总兵力已达到二十五万人。仅靠从日本国内募集慰安妇,不可能满足侵华日军的需求。日本的陆军部把眼光转向已沦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

图片 4

2.武器装备:日本军队机械化,较为先进.

图片 5

中国有学者认为,当时日本军队中“慰安妇”的总人数,最高限应为30万人,最低限应为20万人……也有学者认为,战时日军虐使的“慰安妇“人数“不少于36万—40万人。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慰安妇”人数最多,总计在20万以上。

这实际是区别于出自经济利益考虑的自愿行为的军妓,由军政组织强征、骗征的奴隶性军妓,也就是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的“性机器”、“性奴隶”。日本“P”,专供日军将校级军官,平均比例为1∶10;朝鲜“P”,供日军下级军官,平均比例为1∶40;中国“P”,供最低层官兵,平均比例为1∶80。

5.5万名慰安妇被遣散后没有任何补偿,她们用肉体挣来的钱又因日本政府的“存款冻结”政策而化为乌有。她们回不到原来的生活,只能成为被美国大兵称作“潘潘”的暗娼,或成为美军包养的“安丽”(Only的日文发音)。

日本《广辞苑》对“慰安妇”的解释为随军到战地部队安慰过官兵的女人,而更多的学者给“慰安妇”作的定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是日本军队专属的性奴隶。慰安妇制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战时日本政府及其军队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日军性奴隶的制度。慰安妇制度的提出,据当时日军官方的说明是为了减少因性侵犯而带来的性病问题,并抚慰日军因战败而产生的沮丧情绪。

“能在中国女人身上得到满足,必将在中国领土上得到满足。占有中国女人,便能滋长占有中国的雄心。”因此,“必须更多秘密地征用中国女人作慰安妇,从精神上到肉体上安慰日本军队,树立他们必胜的信心。”

文水县公署训令,差字第一号令:南贤村长副,为训令事。查城内贺家巷妓院,原为维持全县良民而设,自成立以来,城乡善良之家,全体安全。惟查该院现有妓女,除有病者外,仅留四名,实不敷应付。顷奉皇军谕令,三日内务必增加人数。事非得已,兹规定除由城关选送外,凡三百户以上村庄,每村选送妓女一名,以年在二十岁左右确无病症、颇有姿色者为标准,务于最短期内送县,以凭验收。

不过,有句话或许说的很对,“不是不报,时候未到”。1945年二战结束后,日本政府命令,要求建立为美国占领军服务的慰安所,“目的是通过慰安妇的特殊服务,保护其他妇女和幼女免受强奸”。1945年8月28日,美国占领军先头部队到达东京以南的厚木,迎接他们的是由日本政府资助的娱乐协会开办的第一家慰安所。最盛时在日本从事“慰安”的女性,达到6万人之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于是乎,日军兽兵开到哪里,强奸就风行哪里。他们要争在参战之前用性活动强身护体,甚至强暴后掠取女人什物制作护身符,用那“魔力”护身而求免受外来伤害。

1945年8月18日,日内务省发出《外国驻屯慰安施设整备》和《关于外国驻屯慰安施设问题给内务省各警保局长的通告》等,要求各地警务部门建立为占领军提供性服务的慰安所。

慰安妇,是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征招的随军妓女和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中韩历史学者认为主要是通过诱骗和强迫。大部分慰安妇来自中国大陆、朝鲜半岛、中国台湾、日本本土,也有琉球、东南亚、荷兰等地的女性,其中在日本本土召集的慰安妇被称为女子挺身队。

“尝到一次女色可以绝欲九月,但不能连续绝欲五年”,这一句日本俗话也被引用作为设置“军人慰安”这样“常设机构”的荒谬理由。然而他们这种令人发指的理由伤害了多少无辜的女子,那么这些比兽还要恶的队伍是如何践踏慰安妇的?

一年内,日本征召了7万名18-25岁的良家妇女。据当时统计,她们在应募时默认做性服务的,20%都不到。但在政府和妓院老板的威逼利诱下,均难逃慰安命运。

图片 6

1941年10月18日,东条英机完成组阁。这位兼任陆军省大臣、内务省大臣的日本首相,在参谋本部呈递的征集妓女前往战区的报告上写道:将归顺国(占领国)自愿妇女也考虑进去。同日,他接受美国记者约瑟?道格拉斯采访时,又把这一恶行合法化、道德化。他说,“女人是一种战略物资,并且是对胜利不可或缺的、具有独特营养的战略物资。”

这里所说的慰安妇,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非日本国的妇女,是日本军队专属的性奴隶。日军强迫外国的妇女充当军队的慰安妇,这和日本妇女自愿成为军妓有本质的不同,前者是在日军的刺刀下被强行逼迫的结果,是日军有组织、有计划强征或骗征的,而后者则主要是出于一种经济利益考虑的自愿行为。

图片 7

图片 8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投降。随即,麦克阿瑟带领着美军进驻日本。

图片 9

日本军国主义者双重歧视与摧残殖民地妇女而形成的这一政府有意的政策行为,故意违反1925年日本参加签订的巴黎《取缔经营妇女卖春公约》和日内瓦《禁止妇女及儿童卖春公约》。战犯们无不承认,“慰安妇”这种军队性奴隶制度,侵犯人权,违反人道,违反国际公法,也是战争犯罪。

1946年3月,慰安所被下令关闭。田中利幸说,麦克阿瑟下令关闭慰安所不是出于道德考量,而是因嫖妓染上了性病的美国大兵已超过1/4。事实上,美日心照不宣,以暗娼代替公娼,继续慰安服务,直到四年后才真正宣告终止。

9月11日,日本右翼团体代表藤井实彦疑似用脚踹台南“慰安妇”铜像一事,在岛内引发民愤。对于一向在“慰安妇”问题上,日本不仅没有道歉,谢罪,甚至都不承认。并用日本国内却存在慰安妇是“自愿的商业行为”之说,试图为日军当年的暴行辩护。或许,正是因为有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的无耻行径,才有了日本右翼团体在台湾的无耻表演。

日军还利用发放“良民证”的手段,从南京、武汉猎取数千名中国妇女作为“性欲处理对象”,再将其中一些人运往北方地区充当性奴隶,此后便无人知晓她们的生死命运。

《知道战后的日本吗?》说,二战后到朝鲜战争经济崛起这段时期内,虽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但是慰安产业的确是给日本创造外汇最高的行业。

图片 10

当年参加攻陷南京作战的战犯说,日军占领南京后曾命令汉奸王承典、孙叔荣、乔鸿年等人,掳掠当地妇女100多人,在傅厚岗、铁管巷等地建立“慰安所”。1938年2月又在山西路口建立上军北部“慰安所”,在铁管巷四达里建立上军南部“慰安所”,4月在夫子庙贡院街同春旅社和市府路永安里建立两处“慰安所”。

半年内,女下士除必须要处理的军务以外,剩下的时间全部要赳田纯一“服侍”。当这名女下士长返回美国之时,还“止不住地流下热泪”。

图片 11

天皇裕仁曾与4名内阁成员签署命令,授权所辖各学校及地方政府挑选合适的妇女充当“慰安妇”。天皇裕仁颁布诏书,将“慰安妇”试验正式奉为一种制度,给它贴上了皇封,使之升华了皇道的神奇功能。

图片 12

原标题:日本小丑踢慰安妇像,亵渎40万人亡魂,忘记为美军召7万慰安妇

据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在日本14年侵华战争期间,大约有75%的“慰安妇”死于日军的蹂躏,其人数约30万,相当于一次南京大屠杀。无可辩解的是,这种大屠杀、大纵火、大抢掠、大奸淫,“犯罪不是这个日本人或者那个日本人,而是整个皇军”(时任日本外务大臣奥宗光《蹇蹇录》),反法西斯同盟国搜查纳粹德国外交部机密档案库时,发现德国驻华大使当年的一份秘密电报这样说另一个法西斯轴心国日本的军队,“他们是兽类的集团,是一群正在开动的野兽机器。”美国报刊也惊骇地认为,“日本国是披着文明的皮肤,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

1943年春,海南琼崖纵队第四支队的炊事员周彩仁,时年二十岁,在村庄里筹粮时被日军俘虏。日军将她投入那大慰安所,逼迫她沦为性奴隶,达两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后,她才脱离苦海。随着战争的扩大,从1943年开始,日军开始大量捕捉朝鲜女性,从十八岁到二十二岁的年轻女性中选出慰安妇,中年的女性送往军需工厂。

据说,朝鲜半岛也大概有8万-16万人沦为慰安妇。由于慰安妇数量不足,日本法西斯开始通过哄骗和绑架等方式四处寻找慰安妇的人选。日军攻占南京后,大量设立慰安所,为入侵作战的士兵提供服务。由于半岛仍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之下,日军就在半岛到处猎捕无辜的妇女。

日军后方司令部则把“慰安妇”叫做“大和KEX特攻队”。认为“对于鼓舞将士的士气,完成圣战,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武器”。

1937年11月,日军占领上海,便在城乡各处抢夺中国年轻女子,当众剥掉中国女子的衣裳,在肩上刺上号码,让她们感到羞耻,不能逃跑,以便在她们身上发泄兽欲。日军占领杭州后,包围凌桥难民收容所,强令二百一十多名妇女脱去衣裤,堆积烧毁,以防妇女逃跑或自缢,随后在地上铺满稻草,将抢来的棉被铺上,逼迫妇女躺在上面,夜间日本兵便成群而至,将难民收容所变成了暴虐的强奸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