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议员称欧洲应“感恩”监听 称此举保障了欧洲安全

  【环球时报驻日、德、英、美、法记者 林梦叶 青木 黄培昭 萧达 杨明
环球时报记者 崔杰通 柳直】

摘要:
日本共同社27日援引那些消息人士的爆料报道,美国情报部门国安局曾就合作监听试探日本政府意向,日方当时以受本国法律限制和情报部门人手不足为由拒绝

…#swf_g7Q,#swf_g7Q_wrapper{float:left;margin-right:20px;}  德国媒体26日报道,自2002年起,美情报人员可能已对默克尔监听十多年时间,而美国总统奥巴马至少自2010年起就对此知情。报道还披露,美国的监听站遍及全球大约80个地点。  日本媒体27日称,美国国家安全局2011年左右曾试图寻求日本政府协助,以期利用途经日本的光纤电缆截取亚太地区其他国家的电话和互联网通信数据。  □爆料  默克尔或被盯十年多  德国《南德意志报》25日援引“棱镜”情报监视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文件报道,美情报人员可能在距离总理府不到一公里的驻德使馆监听默克尔的手机通信。  26日,《明镜》周刊就这一事件披露更多细节。根据这家报纸获得的美国国安局秘密文件复印件,总理默克尔的私人电话号码2002年就已经出现在监听名单上。那时,默克尔还只是德国主要反对党的领袖。  直到今年,一份标注时间在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6月访问德国数周前的秘密文件显示,默克尔的私人电话号码仍在监听名单上。这意味着,默克尔的私人电话通信可能被美国情报人员监听超过10年。  《明镜》报道,美方对默克尔的具体监听细节尚不得而知,可能是对她的通话进行录音,或者仅是接触她的通话记录概要。  奥巴马默许窃听行动  据德国媒体报道,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至少自2010年起就对美国情报部门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电话通讯知情。  德国《图片报》27日援引美国国家安全局一匿名高级官员的话说,国安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在2010年就已向奥巴马总统汇报了对默克尔的监听项目,但奥巴马并未阻止,此后白宫还“订阅”了大量监听材料。这名官员说,奥巴马不信任默克尔,想知道她的一切。  《明镜》周刊26日报道,“窃听门”23日曝光后,默克尔致电奥巴马要说法。奥巴马就窃听事件作出道歉,同时向默克尔保证,他先前对窃听行为并不知情,声称如果知情就会阻止窃听事件发生。  美国监听站遍布全球  《明镜》还援引美国国安局秘密文件报道,美国在全球大约80个地点的驻外使领馆设有秘密监听站,窃听所在地区高官通信信息。  报道说,美国国安局在美驻德大使馆内设立了“特别收集服务”站点,由国安局和中央情报局工作人员监听包括默克尔在内的德国官员。文件显示,这一“间谍站未经合法注册”。  一份2010年的文件显示,美国的类似监听站遍及全球大约80处地点,其中欧洲占19个,包括法国首都巴黎、西班牙首都马德里、意大利首都罗马、捷克首都布拉格、瑞士日内瓦。除柏林外,美国在德国的法兰克福还设有监听站。  这份文件特别提到,如果美国在驻外使馆设立监听站的情况被外界得知,“美国与所涉国家政府的关系将遭受严重冲击”。  美求助“小伙伴”被拒  日本共同社27日援引那些消息人士的爆料报道,美国情报部门国安局曾就合作监听试探日本政府意向,日方当时以受本国法律限制和情报部门人手不足为由拒绝。  共同社没有公开这些消息人士的姓名、国籍和身份,只说其熟知相关事务。  消息人士披露,美方认定,日本是所在亚太地区光缆网络的“心脏”之一,连接地区内其他区域。美国国安局询问日方,能否从连接日本与地区其他国家的光缆内截取个人信息,包括互联网和电话等通信数据。  按他们的说法,当时的日本政府认为,一些获取数据的活动不符合日本现行法律。另外,日本情报部门人员数量较少。那些消息人士说,日本情报人员数量与美国国安局相比少得多,而以数据截取量衡量,这一活动需要大量人手,而且需要私营企业配合。  美国国安局据称有3万多名雇员。按前中情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的爆料,美国安局获得多家美国通信或信息科技企业配合,秘密截取大量通信数据。  ■欧洲怒语录  我们对极权主义记忆犹新  (东德时期)一些人日常生活受监视……我们对极权主义意味着什么记忆犹新。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  我料到我的手机多年来被监控,但我没料到会是美国人。  ——德国国防部长德迈齐埃  我们需要与美国重建信任关系,这种信任显然已经受损。  ——奥地利外长施平德勒格  我们想知道真相,(美国的)那种行为完全无法被接受。  ——意大利总理莱塔  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中止(与美国的自贸谈判)。  ——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  □相关  墨前外长吁美出示监听文件  墨西哥前外交部长罗萨里奥·格林26日说,被美国监听的世界各国领导人有权力亲眼看到美国监听他们通话信息的相关文件。  “除了获得道歉外,那些监听行为涉及的(领导人)完全有权力要求(看到)证据,”1998年至2000年出任墨外长的格林说,“我会要求(美国出示关于)我的(监听)记录……从字母A到Z。”  英国《卫报》24日援引斯诺登提供的文件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35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除德国总理默克尔外,媒体先前已曝出巴西总统罗塞夫和墨西哥总统涅托均在“受害者”之列。  韩要美回复是否窃听韩总统  一名韩国官员27日说,韩国政府已经要求美国回复,韩国总统是否属于遭美国情报机构窃听的35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之列。  韩联社援引一名不愿公开姓名官员的话报道:“我们正向美方寻求核实。政府密切关注这一问题,会做出坚决回应。”这名官员说,韩国尚未收到美方答复。  在英国《卫报》本月24日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35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手机之前,韩国就媒体揭示美国窃听外国驻美使馆向美方寻求答复。“当时,美国称其非常理解盟友的关切,正在总体评估美国的情报活动。”这名官员补充说。  美国民众集会抗议监控活动  美国上百家组织和企业26日在首都华盛顿举行抗议,要求政府立即停止对国内及全球民众实施“棱镜式”秘密监控,还计划向国会递交一封由数十万人签名的抗议信。  当天恰逢《爱国者法案》签署生效12周年纪念日。上百家非营利组织和企业共同在位于华盛顿心脏地带的国会大厦附近举行活动,抗议国家安全局等情报机构所实施“棱镜”等秘密情报监控项目。  组织者估计,当天有数千人陆续到场。记者看到,当地时间下午2时许,国会大厦至国家广场之间的活动现场有近千人参与抗议。抗议者高举各种标语牌和横幅,上书“停止监控我们”和“感谢斯诺登”等内容。  组织者说,他们撰写的抗议信已经获得57.5万人签名。抗议信强烈要求国会立即采取行动叫停这些监控项目,并将具体情况公之于众。

摘要: 资料图: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彼得·金
多名美国国会议员27日对“监听门”引发的愤怒感到不满,反称欧洲盟友应该对美国的监听行为心存“感激”,因为这些举措确保了欧洲的“安全”。  为反恐搜集通话记录  共和党
…资料图: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彼得·金
多名美国国会议员27日对“监听门”引发的愤怒感到不满,反称欧洲盟友应该对美国的监听行为心存“感激”,因为这些举措确保了欧洲的“安全”。  为反恐搜集通话记录  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彼得·金接受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听项目“挽救了数以千计民众的生命,不止在美国,还包括法国、德国等其他欧洲国家”。美国国安局近日先后被曝出针对法国公民和德国领导人的监听事件,饱受欧盟批评声。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如果认识到民众会因此变得安全,法国人会为美国在法国的监听举措“欢呼”。“如果法国公民确切知道事情真相,他们会拍手鼓掌,开香槟庆祝。”罗杰斯说,“这(监听)是件好事,它让法国安全,让美国安全,让我们的欧洲盟友安全。”  罗杰斯还批评媒体,称有关美国监听多达7000万法国公民电话的报道“百分之百错误”。他强调,搜集通话记录属于反恐项目,不针对法国公民,媒体“只看到了1000个拼图块中的3至4块,就希望因此下结论”。  “我想,如果美国情报部门没有搜集有助于保护海内外美国利益的情报,那将是更大的新闻。”罗杰斯说。  对欧洲盟友愤怒表不满  彼得·金认为,法国政府本身也从事类似美国的监听行为,因而应该在这起风波中帮助缓和有关批评声。对美国而言,总统奥巴马不应该总是被动解释,应该“停止道歉”。  “法国应该说点话(平息争议),”彼得·金说,“他们从事过针对美国政府和有关行业的(监听)行为。”罗杰斯认为,美欧相互存在监听行为,欧洲却因这次“监听门”而愤怒,显得“不真诚”。他呼吁欧洲国家提高自身情报能力以及情报监管举措。  “欧洲需要有一套更好的(情报)监管体系。我想,受(‘监听门’)启发,他们(欧洲领导人)应该能看到自己的情报部门正在干什么,没有干什么。”罗杰斯说,盟友之间的情报活动应该相互“尊重”且“精确”,同时应受到适当监管。  再否奥巴马对监听知情  美国国安局27日发表声明,否认德国媒体有关奥巴马对监听行为知情的报道。《明镜》周刊26日援引德总理府一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默克尔就“监听门”致电奥巴马要说法时,奥巴马保证先前对窃听行为并不知情,声称如果知情就会阻止窃听事件发生。  然而,一天后,德国《星期日图片报》援引美国国安局一名高级官员的话报道,国安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2010年将监听默克尔的行动告知奥巴马,奥巴马没有制止,允许行动继续,甚至要求获得有关默克尔的详细信息。国安局女发言人范妮·瓦因斯27日说,亚历山大“2010年没有与总统奥巴马谈论过有关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外国情报活动,也没有谈过涉及默克尔的监听行动”,“媒体有关报道因此不真实”。
就在26日,德国《明镜》周刊根据斯诺登的泄密文件披露了美国的全球情报网。报道称,机密文件显示,NSA曾在柏林的美国大使馆内设有一个部门,专门监听柏林政府通信。该馆距离德国总理府不到1公里。文件显示,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在全球80处地点设有这类监听站,其中欧洲占19处,包括巴黎、马德里、罗马、布拉格、日内瓦等。《华盛顿邮报》称,斯诺登收集到的上万份文件包括了有关针对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情报收集的敏感材料。

  就在26日,德国《明镜》周刊根据斯诺登的泄密文件披露了美国的全球情报网。报道称,机密文件显示,NSA曾在柏林的美国大使馆内设有一个部门,专门监听柏林政府通信。该馆距离德国总理府不到1公里。文件显示,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在全球80处地点设有这类监听站,其中欧洲占19处,包括巴黎、马德里、罗马、布拉格、日内瓦等。《华盛顿邮报》称,斯诺登收集到的上万份文件包括了有关针对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情报收集的敏感材料。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面纱一点点揭开,美国情报机构越来越像一头要吞噬一切的怪兽。德国媒体披露说,美国40年前就在全球80处建立了监听站,美国国家安全局(NSA)2002年已开始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电话;日本共同社27日称,NSA2011年曾求助日本协助监听连接亚太地区的光缆通信,“旨在搜集中国情报”。美国情报能力的强大没人怀疑,但最近披露的一系列监听事件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恐怖。巴西和德国在联合国牵头要限制美国的电子监听,瑞士媒体则叹息该国可能只是美国的“一条鱼”。世界当下对美国监听既忧虑又愤怒,美国舆论中最嚣张的声音则是“任何国家都监听别国,你没监听只是因为你不具备美国这样的能力”。这种“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的说法刺痛了很多人。美国《奥尔巴尼论坛报》评论说,“美国的例外主义再次抬起了丑陋的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