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完成首次对三沙全面考察 在曾母暗沙宣示主权

图片 1
  5月6日-14日,海南省委副书记李宪生带领三沙调研组,乘坐中国渔政310船深入三沙海域及其岛礁。图为到达曾母暗沙后,5月9日清晨,随船人员在“中国渔政310”甲板上举行了升国旗仪式。(新华社
王晖余/摄)

  原题:在赤瓜礁感受越南威胁在黄岩岛目睹中菲对抗

  新华网三沙5月14日电(记者
王晖余)5月6日至14日,海南省沙考察团对三沙市相关岛礁和海域进行实地考察,并慰问守礁官兵和渔民,以加强和推动三沙市后续各项建设。

  5月6日至14日,本报记者搭上“中国渔政310”,前往中国领土的最南端——曾母暗沙。

  随中国执法船巡航南海

  此次考察是三沙设市以来,海南省组织的第一次对三沙市的全面考察活动。考察人员乘坐“中国渔政310”船深入三沙海域及其岛礁,全程2270海里,重点考察了南沙曾母暗沙、永暑礁、美济礁、渚碧礁等地,并在曾母暗沙举行了主权宣示活动。

  “中国渔政310”是我国目前渔政系统船舶中航速最快、总体性能最先进、特种设备配备最齐全的渔政船,最快时速可达22节。

  ●本报赴南海特派记者 程刚

  此外,考察团还与守礁官兵和渔业企业员工进行座谈,慰问了南沙守礁官兵、渔民和美济村委会村民。

  从三亚直接航向祖国最南端,一路均是茫茫大海,除了偶尔擦肩而过的船只,与船相伴的就是海鸟。它们时而绕着船头盘旋,时而钻进水里不见踪影。此次行程历经4200多公里和120航时,途经三沙市的西沙、南沙和中沙海域,因此,本报记者也得以直击中国最南端领土现状。

  船划开深黛色的海面,犁出一条白色浪线。5月是南海航行的最佳时节,东北风过去了,西南风没有起来,台风也还未及生成,海面轻摇荡漾,波澜不惊。在这黄金般的航海季,海鸟绕桅飞,海豚逐船戏,水色碧少靛多,海天之美远胜画卷。可作为一个关注南海问题的中国人,《环球时报》记者近些天来在西沙、南沙、中沙随着中国公务执法船巡航了一圈,身临现场的所见所闻,却让记者难有心思沉醉美景,更多的倒是感慨、扼腕。

  据了解,此次考察主要为编制三沙区域发展规划进行实地调研;对三沙海洋资源进行调查,对海洋环境进行监测,促进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考察期间,考察团成员围绕这些议题进行了多次专题研讨。随行的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的科研人员对相关海域的海水各种参数进行了测试。(记者
王晖余)

  曾母暗沙,不再停留在课本上

  外国炮艇渔船频频侵入滋事

  7日14时30分许,我们进入南沙海域。北纬12°的阳光炙热如火,海面如同一块巨幅的蓝色绸缎。

  当下南海最惹人关注的地方是黄岩岛,属于中沙群岛。但事实上,在南沙乃至西沙海域,南海周边的其他一些声索岛礁、海域主权的国家也同样动作不断。

  “船的右舷有龙卷风,大家快来看!”轮机员在广播里喊道,大伙儿纷纷往甲板上跑。只见远处乌云翻滚,龙卷风从空中直插海上,而这边甲板上空却烈日如火,南海风云变幻的确神奇。

  在我南沙守备部队驻守的永暑礁上,《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5月上中旬的20天内,就发现了某国18条船逼近永暑礁活动,无论中方用甚高频无线电喊话还是发信号弹警告,对方都不理不睬、置若罔闻,直到中方出动值班船,它们才悻悻离去。永暑礁是中国大陆在南沙群岛礁堡面积最大、守备力量最强的地方,这里尚且如此,其他海域的情况可以想象更不平静。

  对大多数人来讲,曾母暗沙停留在课本上关于“中国最南端”的模糊印象中。淹没在水下的珊瑚礁体,部分覆盖着薄层沙叫暗沙。曾母暗沙面积2.12平方公里,最浅点水深17.5米,离三亚市1600多公里。

  在随中国政府公务执法船巡航南海的过程中,《环球时报》记者就在海上获悉了两起外国炮艇在中国的传统疆域线内追袭、扣拖我国渔船的事件。前一起,有“中国渔政310”船正在那一带海域执行护渔巡航任务,闻讯火速赶往救援,3艘外国炮艇为其所慑,改变航向放弃追击,结果5条广西渔船安然无恙。后一起尽责勇为的是“中国渔政302”船。当时,一条有9名中国渔民的广西渔船已被5艘另一国家的炮艇包围控制,被拉在1条外国炮艇后正拖向该国的港口。“中国渔政302”船历经9个多小时的追击和斗智斗勇,以1对5,硬是救回了中国渔船。正是靠着中国渔政船的护渔行动,避免了两起事件酿成更大的外交麻烦,没有给正处在紧张中的南海局势再添新乱。

  据说全国到过曾母暗沙的人不超过两万人。曾母暗沙位于北纬3°58',东经112°17'。8日22时15分,当仪表精确定位在这一经纬度,“中国渔政310”在曾母暗沙海域抛锚。

  西沙群岛全部在中国的掌握和管辖中,但近年来,在越南政府的支持下,大量越南渔船来到西沙海域非法侵渔。它们在这段时间活动更加频繁。这些越南渔船普遍采用炸鱼、电鱼、毒鱼等作业方式,常在西沙捕鱼的中国渔民提及这些异常生气,他们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越南渔民只要到西沙来,造渔船有越南政府资助,油钱有补贴,从西沙打了鱼回去还有奖励,要是被中国处罚了则包赔损失。“越南渔民过来侵鱼,几乎不在意怎么处理鱼获,只要拿回去表明是在西沙打捞的就能领到赏钱。即使被中国方面抓住扣船,他们也一点都不在乎,反正回去都由越南政府包赔损失。”永兴岛的一名渔民这样对记者说。这个渔民说,前些天刚放了几个非法侵渔的越南渔民,“中国就是仁义,给他们好吃好住,还请医生给他们检查身体。越南渔民在国内有钱挣,即使被抓人身安全也没问题,因此更有恃无恐!”这名中国渔民很感慨。在浪花礁一带海域,晚上侵渔的越南船往往几十条挨在一起,灯火通明,远看就像一个海上小城市似的。

  因为曾母暗沙邻近赤道,常年都是夏季,属典型的赤道气候。令记者惊讶的是,晚上的曾母暗沙海风拂面,凉爽宜人。满天繁星装点着夜空,如梦如幻。“中国渔政310”的船员告诉记者,我国渔政船每年都会到曾母暗沙海域巡航。

  中国海军舰艇让人安心

  9日6时许,随船人员在“中国渔政310”甲板上举行升国旗仪式,庄严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在曾母暗沙与太阳同时升起,神圣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随船人员激动得热泪盈眶。随后海南三沙考察团在船上举行了庄重的主权宣示仪式。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的科研人员对曾母暗沙海域的海水参数进行了测试。

  不光是频频闯入中国控制的海域,南海周边国家还在侵占的岛礁周围扩大控制范围,压缩中国渔民的作业空间,而且无所禁忌。“琼琼海03688”的船东王维民将小臂上一处伤痕展示给《环球时报》记者看,那是十几年前他在南沙作业时被越南军人开枪击伤的,与他同船的一名渔民则被打死。现在中国渔民尽量去中国控制的礁盘或无人礁附近作业。王维民告诉记者,近来越南对中国渔船越来越狠,以前中国渔船还可以在越占岛礁外一定距离作业,现在稍靠近,越方就出艇鸣枪驱赶。

  “建设海洋强国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手段。”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厅长张军说,中国要走向海洋,首先要形成强烈的海洋意识,“应把南海作为中国走向海洋的舞台,通过在南海的建设开发活动,维护国家权益。”

  不久前,王维民在南沙九章群礁海域作业了近两个月。九章群礁是中国控制的礁点和越南侵占的岛礁交错的地方。赤瓜礁就在九章群礁中。1988年,中国军人在这里进行了一场规模很小的海上反击战斗,结果中国大陆才在南沙的7个礁上掌握了控制权。经过赤瓜礁旁,《环球时报》记者情不自禁地对礁堡上飘扬的中国国旗行注目礼。记者看到,赤瓜礁孤处在越占岛礁的包围之中,用肉眼就能看琼礁、鬼喊礁的轮廓,而更远些,还隐约可以看到一线岛岸,用长焦相机的镜头,可以看到那里树木葱茏,房舍俨然。那就是南沙群岛中的第四大岛景宏岛,越南在南沙的第二指挥部所在地。好在赤瓜礁外,有南海舰队的南沙值班护卫舰伴守,威武的舰船让人心安不少。

  守礁官兵:对着大海吼歌排遣寂寞

  从南沙到中沙的航行途中要经过郑和群礁,中国台湾控制的太平岛就在这组群礁的西北部。记者所在的船贴到离太平岛只有1海里左右的近处,毕竟都是中国人,岛上对我们的船没有什么反应,记者从相机镜头里看到岛上暸望塔上值班人静静地观察着我们这条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