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城反击战当中美军坦克排和志愿军战士的“奇妙相遇”

原标题:横城反击战当中美军坦克排和志愿军战士的“奇妙相遇”

在志愿军中,强者如林。“万岁军”三十八军,取得云山大捷的三十九军,镇守铁原的六十三军,上甘岭不屈不挠的十五、十二军,这些都是军迷们熟悉的部队。今天要讲的这个军也是军迷们所熟悉的,只不过人们虽然知道这是我军的一支王牌劲旅,但还是有所低估。要论攻击力,这个军在志愿军中排名第一。那就是四十军。

长津湖位于朝鲜北部赴战岭山脉与狼林山脉之间,狼林山脉的高山峻岭蜿蜒在长津湖的东西两侧,汇合着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和风雪。
当时,该地区普降大雪,最低气温为零下30摄氏度左右。战斗在长津湖地区的志愿军官兵在寒风冰雪里,身上沾满雪沙,结满冰凌。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不怕牺牲,英勇奋战。

1951年2月11日,我志愿军东线部队发起了著名的“横城反击战”。由于事先准备充足,加上南朝鲜军守卫的防线比较薄弱,一触即溃。故我志愿军各穿插部队进展顺利,纷纷穿插至敌人防线后防,对美军和南朝鲜军形成了包围态势。其中39军117师349团2营前锋5连,在行军途中和美军坦克的“奇妙相遇”,被我军战史上传为一段逸闻趣事。

1950年11月4日,美军骑兵第1师在云山惨败给志愿军三十九军后,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命令:全线撤退。得到命令后,美军第24师甩开了当面的志愿军六十六军掉头就跑,很快就远远的甩开了六十六军。六十六军对此非常懊悔,这一次战役他们没打好,当面之敌韩军第一师团和美军第24师都轻易从他们面前逃掉了。这也让六十六军在总结时挨了彭德怀批评。

图片 1

2月12日清晨,美军6辆坦克(38团1个坦克排和ST-
A分队逃到横城的2辆坦克)和团部1个排组成的一个特遣队从横城出发向北行进。刚过蟾江桥不远,大约在7:30遇到200人左右的队伍。这时美军搭乘头辆坦克的步兵排长乌兹以为是从前线溃逃下来的韩军败兵,所以就放松了警惕。忽然对方队伍中有人用英语说:“我们是朋友”。乌兹排长对自己的判断更加深信不疑,觉得面前的200多人是友军无疑,于是上前握手以示友好。

不过六十六军虽然没打好,有人替他们出了气。正当美军第24师庆幸不已时,一支志愿军部队突然从其19团背后杀出。

11月27日黄昏,志愿军第9兵团第20、第27军对长津湖地区美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突然发起反击。
至28日拂晓,志愿军第20、第27军在长津湖地区将大批美军包围。被围美军以坦克、装甲车和汽车组成环形防御,在大量飞机和坦克的火力掩护下负隅顽抗。为打破被分割包围的不利态势,被围美军在空军和坦克的配合下,连续向志愿军阵地猛攻。下碣隅里和柳潭里的美军从东西两面攻击第59师死鹰岭和西兴里阵地;水里和后浦里的美军从南面攻击第80师新岱里阵地;古土里的美军进攻第60师小民泰里、富盛里一线阵地。
29日上午,古土里地区的美陆战第1师第1团,以配属该团的英国皇家陆战队第41突击队为主,加上美军两个步兵连、两个坦克排和其他火力支援单位共约1000人,组成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在3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从南向北,向志愿军第60师和第58师驻守的小民泰里、富盛里一线阵地发起进攻。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除少部分坦克突入上坪里,被志愿军第58师歼灭外,其余大部被志愿军第60师的第178和第179团阻止于长津湖地区中部乾磁开地区。入夜,第60师部队发起猛攻,将敌分割包围起来。在志愿军军事、政治攻势下,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被围人员于30日上午8时缴械投降。
与此同时,下碣隅里的美军从北向南发起进攻,企图与德赖斯代尔特遣队配合,打通与古土里的联系。
在紧靠下碣隅里东南的1071.1高地,是下碣隅里之敌逃跑的必经之地。第20军第58师第172团第3连连长杨根思带领第3排守卫该高地东南的小高岭。
29日上午,美陆战第1师便以强大的火力对小高岭实施火力急袭。接着,敌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密集地向小高岭冲来。
战士们紧盯着步步逼近的敌人,80米、60米、30米,“打!”杨根思一声令下,全排突然开火,手榴弹、枪弹投射向敌人。敌人在猛烈的火力打击下,狼狈逃窜,山坡阵地前丢下数十具尸体。
敌人的第一次冲击被击退后,又以两个连的步兵在10余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小高岭发起进攻,杨根思沉着指挥,要求大家把敌人放到山上来打。
“打!”随着杨根思的一声令下,3排的轻重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敌人在猛烈火力的打击下,惊慌失措,纷纷逃窜。

图片 2

这是四十军120师359团。

图片 3

谁知握完手,对方神神秘秘的递来一个小纸条,弄得乌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以为这些韩军要私下约他找地方喝酒吃饭。当时冬天,天亮的晚,乌兹拿起小纸条细细一看,上面写着:

当彭德怀命令全线追击时,四十军一马当先追的最快。这也难怪,第一次战役的漂亮仗大部分是四十军打的,连战连捷,心气真高呢。特别是120师,在得到军里的命令追击后,在一个半小时内就跑步前进20多公里,在大白天,不顾美空军战机扫射泅渡九龙江。120师的358团在前开道,一路猛冲猛打,连续击破美军第24师多处阻击阵地。

杨根思抓住战机,命令全排出击。3排长林德江端着刺刀,一连戳倒3个敌人,刺刀弯了,他又用枪托和敌人搏斗,就在他消灭第4个敌人的时候,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腰部,林德江倒在血泊中。
这时,敌人仍一群接着一群往上涌。杨根思灵机一动,命令8班从山腰插向敌侧后,以7班、9班从正面抗击敌人。这一招果真见效,敌人拼命地逃向山下。
敌人两次冲击失败后,又以坦克引导步兵发起了第三次冲击。坦克怪叫着向山上冲来,对阵地构成极大的威胁。
杨根思毫不犹豫地抱起炸药包,准备向敌坦克接近,刚一跃起,被7班战士赵有新一把拉住。
“连长!你指挥战斗,我来炸掉敌坦克。”赵有新从连长手上夺过炸药包,直奔敌坦克。
赵有新隐蔽地向坦克接近,当离坦克只有几步之遥时,他将炸药包塞进坦克履带,随着一声巨响,敌坦克不动了。其他坦克调头回窜。
敌人进攻的规模一次比一次大。3排长、3排副排长、8班长、刘玉亭、赵有新等战友都为坚守小高岭光荣地献出了生命。阵地上只剩下杨根思和重机枪排长两个人,且重机枪子弹也打光了。杨根思命令机枪排长:“你赶快带着重机枪撤下去,告诉营首长,只要我还活着就能坚决守住阵地。”
阵地上弥漫着硝烟,被炮火炸着了的树枝冒着黑烟,弥散在冰冷的空气中。在硝烟中,在不断升起的炮弹的烟柱中。杨根思收拢了阵地上一切可用的武器:一包炸药、三枚手榴弹、一支手枪。准备迎接更残酷的战斗。
敌人第9次冲锋开始了。一群群的敌人拼命号叫着蜂拥而上。杨根思沉着冷静,等敌人快靠近时,突然一跃而起,首先击毙了敌军的指挥官,接着又打倒了敌军旗手,再将手榴弹扔向敌群。
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打蒙了,慌忙后退。这时,杨根思的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投完了。
敌人见阵地上没有了动静,又嗷嗷怪叫着冲了上来。在这危险时刻,杨根思毫不犹豫地抱起最后一个炸药包,拉响导火索,奋勇地冲向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
杨根思为坚守小高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和战友们与敌人顽强战斗,为夺取整个战役的胜利,赢得了时间;为配合主力歼敌,立下了卓越的功勋。

“投降,
放下你的武器和子弹袋,我们会让你保有你的私人财物并保证你安全回到你们自己一方”。

图片 4

图片 5

我猜乌兹排长当时内心肯定说了一句“我靠”!

当时358团凶猛到什么程度呢?

为表彰和纪念杨根思烈士,1950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不朽的杨根思英雄排”的事迹。志愿军领导机关决定给杨根思追记特等功,授予他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将他生前所在连队命名为“杨根思连”。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杨根思同志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朝鲜政府还在他牺牲的地方建立了“杨根思英雄纪念碑”。
美陆战第1师和美第7师一部在长津湖地区被分割包围的消息,震惊了美国朝野上下。陆战第1师是美国最精锐的王牌部队,如果该师在长津湖全军覆没,对美军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美军没有投降,坦克机枪立即开火,遭遇战爆发,几个中方士兵爬上几辆坦克要向内扔手榴弹,被美步兵击倒;特遣队连忙后撤,但一炸药包在坦克排长哈登的坦克上爆炸,震晕了驾驶员,因而坦克翻下路基,哈登被压在炮管下,另外步兵排长乌兹也受了枪伤,但两人都被同伴救出,中方还试图从侧翼截击,幸好蟾江对岸的荷兰营用火力掩护了特遣队的撤退。

其5连3排冲在最前面。战斗到后来,全排只剩下排长车臣才、班长林秀州和战士普金顺三个人。然后三个人自动组成一个战斗小组继续向前冲。在三人全部带伤的情况下依然战斗不止,不肯后退。美军为了阻止志愿军的攻击势头,对三人发起反冲击。车臣才见另外两名战友已重伤,单身跃出与美军近战,最后拿起手榴弹向美军扑了过去,与敌同归于尽。车臣才本意想掩护两个战友,没想到这两人骨头一样硬。见车臣才牺牲,林秀州和普金顺不顾伤势,躺在地上硬撑起来奋力向美军连续投出4颗手榴弹,直接炸倒4名美军,击退了美军的反冲击。他们的奋战使得后续部队得以跟进,顺利攻克美军第24师的后卫据点坪洞东北山。后车臣才追记一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