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凤荣 赵柯:国际时局回想与展望

图片 1

进入专题: 国际形势
 

文|张殿成军情观察

和平面临挑战 发展增添曲折——军事专家评点2016国际安全形势
“和平面临挑战,发展增添曲折。”军事专家王新俊、庞宏亮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评点2016年国际安全形势。
两位专家表示,今年世界安全形势在总体和平稳定的大局势下暗流涌动,多种安全威胁交织出现,在国际格局调整不断深化的大背景下,大国间的战略博弈、地区冲突和军事竞争势头不断上升。看似波澜不惊的国际安全局势,其实已波诡云谲。
大国地缘战略博弈突出
今年以来,美俄、俄欧矛盾进一步深化,美俄在欧洲和中东地区进行了激烈的战略博弈。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庞宏亮说,在欧洲,两国主要通过军事演习、加强作战力量部署相互威慑。如,美国除推进反导系统建设外,还完成20多年来对欧洲最大规模的弹药输送,部署先进的F-22“猛禽”隐形战斗机,并计划2017年在欧洲部署第三支陆军战斗旅。俄罗斯则针锋相对,宣称将在西部和南部军区新组建3个师,并且要把S-400防空导弹系统和可装载核弹头的“伊斯坎德尔”导弹部署到俄位于欧洲的加里宁格勒以对抗美国的行动。
相对于在欧洲的威慑行动,俄美在中东地区特别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对抗更为直接。庞宏亮说,自去年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局势以来,叙利亚冲突在某种程度上已演变成俄美两方支持的叙政府军与叙反对派武装之间的“代理人战争”。
“美俄除了支持各自的代理人在战场上进行激烈厮杀外,还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相互指责,进行激烈的斗争。这些都充分显示,俄美在中东这个战略要地争夺和角力的激烈程度在不断升级。此外,在今年7月土耳其发生的军事政变中,俄美同样借机进行着博弈。”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王新俊认为,激烈交锋的背后是对中东地区战略主导权的争夺。
亚太地区近年来渐成世界地缘政治中大国博弈的中心舞台。今年是奥巴马政府执政的最后一年,奥巴马企图将其主要针对中国崛起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作为其政治遗产,加快了军事、外交、经济等推进落实的步伐。
庞宏亮说,在国内,奥巴马政府竭力推动国会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调整和加强在关岛的军力部署;在国际上,计划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与日本等举行联合军演,与日本、韩国举行首次联合导弹跟踪演习;美还派军舰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及西沙领海进行挑衅等。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执政后奉行的政策,使美精心构建的所谓‘第一岛链’出现松动。”王新俊说。
地区冲突与紧张局势此伏彼起
“地区冲突和紧张局势是2016年另一个突出的特点。”庞宏亮说。
在大中东地区,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利比亚等国军事冲突不断,不但给这些国家带来严重灾难,而且在欧洲引发了难民危机。“从目前情况看,大中东地区冲突已发展成系统性的地区动荡。在中东新秩序建立之前,对抗和冲突将长期持续。”庞宏亮分析。
在东北亚地区,朝鲜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于今年1月、9月分别进行了第四次、第五次核试验,并进行了多次弹道导弹试射,美日韩借机推进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日韩加强情报共享合作,使得本就紧张的东北亚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王新俊说,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后,美国计划在日本和关岛也部署“萨德”,并将在澳大利亚部署远程雷达,构建一个由北向南的反导网络体系。这一计划将对中国安全乃至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构成重大负面影响。
国际反恐形势依然严峻
“纵观2016年的国际反恐怖主义行动,可以说既有成果,也面临严峻挑战。”王新俊说。
“在国际力量支持下,伊拉克军队乘胜追击,收复了费卢杰等重要城镇,并包围和开始收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最后据点摩苏尔。”庞宏亮说,目前,“伊斯兰国”已遭到沉重打击,力量受到严重削弱。
虽然各国高压打击,但是恐怖主义威胁仍在蔓延。王新俊说,效忠于“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在法国的尼斯、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发动了造成数以百计死伤的重大恐怖袭击。近日,在土耳其的安卡拉、瑞士的苏黎世和德国的柏林相继发生暴力和恐怖袭击事件。此外,“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也在酝酿新的恐怖活动。
“由于恐怖主义产生和发展的根源难以在短时期内消除,以及各国间反恐合作还存在诸多分歧和矛盾,因此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道路依然任重道远。”王新俊说。
美国开启新一轮国际军事竞争
今年大国军事竞争更加激烈。王新俊说,为了巩固霸权地位,保持对其他任何国家的“绝对军事优势”,美国不断加大在信息网络、反导、第五代战机、新型核武器以及新概念武器等关键技术上的投入,如研制可实施快速打击的X—37B空天飞机、电磁炮、新型激光武器等。近期《简氏防务周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的军费开支达6220亿美元,占全球40%,其中1100多亿用于采购军事装备,比上一年度增加150亿美元。
庞宏亮说,2014年,美国防部正式推出“防务创新倡议”。其核心是“第三次抵消战略”,即通过在自主学习机器、人—机协作、辅助人类行动装备、无人/有人系统战斗编组、自主武器等领域发展颠覆性技术群改变未来战局。目前,美国防部已在2017财年预算中正式为此申请了20亿至30亿美元的经费,用于验证性的战争游戏、建模与仿真以及技术验证。并计划在2017年至2021年间,共投入180亿美元用于推进该战略。
“美在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上的投入势必引发新一轮军事竞争。”王新俊说。
展望2017年及未来国际安全形势的发展变化,两位专家认为,由于世界各国在反恐方面的决心和打击力度不断增强,恐怖主义将会进一步得到遏制。此外,围绕新的战略制高点,大国通过争夺军事优势的竞争态势进一步加剧,将给国际安全形势带来更加复杂而深远的影响。

左凤荣 (进入专栏)
  赵柯  

6月2日,叙利亚北部小镇阿拉兹发生一起汽车炸弹袭击事件,袭击已经造成13名平民死亡。而就在同一天,以色列出动战机向叙利亚境内的多处军事目标发动猛烈空袭,尽管叙政府军发射防空导弹进行拦截,但仍造成3名叙政府军士兵和数名平民伤亡,这使得地区冲突再度升级。然而,在以色列空地导弹爆炸的火光中,也照映出大国博弈枉顾民生的凉薄。

图片 2

有人说,叙利亚是一面镜子,它照出了大国博弈的套路与计谋,也照出小国命运的抗争和无奈。叙利亚地处亚洲大陆西部,地中海的东岸,是处于阿拉伯世界的“心脏地带”的国家之一。叙利亚虽为小国,但自古以来就是大国博弈,逐鹿中东的必争之地。即便是现在的叙利亚也无法摆脱大国政治地缘博弈的影响和掣肘。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叙国内反对派武群雄并起,派系林立,或割据一方或相互勾结,加之“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组织的崛起,政府军,叙反对派与恐怖组织的多方混战不断上演,战场的血腥与复杂程度远远超乎常人的想象。而中东地区的大国,如伊朗、土耳其和沙特、甚至是以色列无一不参与其中。地区大国争先恐后扩大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并为此投入了巨大的外交、经济、军事等资源,从而使叙利亚国内矛盾不断激化,并成为延续叙利亚内战的助推者。

  
2016年是冷战结束以来极不寻常的一年,过去一年国际形势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两个字:“变”和“乱”。“变”的主要表现是冷战结束以来一直高歌猛进的全球化进程首次出现变数,“黑天鹅”现象频发,主流意识形态遇到挑战,逆全球化的趋势在增强;“乱”的主要表现是恐怖主义威胁、经济下行、地区冲突、环境危机、非理性行为增多等等,让人应接不暇。2016年是全球化的多事之秋,许多不确定因素将在2017年发酵,未来充满变数。

然而,在叙利亚的这个“棋盘”上,中东地区的大国只是棋子,很难左右叙利亚的最终局势,美俄才是叙利亚“棋盘”上的真正棋手。长期以来,美国视巴沙尔政权为眼中钉,肉冲刺,早就欲处之而后快,从而巩固美国对中东地区事务的主导地位。而对于俄罗斯来说,叙利亚是其在中东地区最后一个盟友,也是俄罗斯唯一的海外军事基地。如果叙利亚倒下,伊朗也将岌岌可危,届时整个中东基本上都是亲美政权,俄罗斯将全面陷入美国的战略包围之中。因此,俄罗斯不会让巴沙尔政权倒下,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兵叙利亚,逐渐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

  
大国博弈激烈,大国关系调整趋向值得关注2016年的大国关系格局基本上是2015年的延续。美国作为影响世界发展的主要力量,仍在沿续其冷战结束以来的布局,加强军事政治同盟,以遏制其他大国的发展。俄罗斯则要争当世界大国,要影响国际社会发展的议事日程,更加灵活地运用军事和政治手段达到自己的目标。

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指责美国借助反恐之名打压异己,将反恐“工具化”。而美国则指责俄罗斯帮助巴沙尔政府打击反对派,而非真的反恐。经过多年的演变,叙利亚出现了美国反恐同盟和俄罗斯反恐同盟(伊朗、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并存的局面,双方明争暗斗,并试图以反恐为名主导叙利亚局势,分得一份属于自己的利益。不过,以美国为首的反恐联盟,却罔顾叙利亚民众的安全关切,忽视其稳定诉求,从未停止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搅局,甚至是赤膊上阵。

  
在全球层面,大国在全球治理层面有合作也有竞争,最大的成果是2016年11月4日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正式生效,这意味着全球气候治理多边进程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全球贸易领域,WTO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在世界银行、IMF等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改革进展缓慢之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新兴多边国际金融机构应运而生。虽然美国新总统不会继续推进TPP,但美国不会放弃试图重塑世界贸易格局的主动权,TPP的核心主张很可能会以其他方式反映在未来美国的对外经济政策中,发达国家之间双边建立自由贸易区(FTA)可能会增多。

当前,美俄的在叙利亚的利益争夺仍在继续,战火也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但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巴沙尔政权已经日益稳固。近日,叙政府军在对收复的恐怖组织一个军事据点进行检查后发现,这些恐怖分子储存了总量重达四吨的C4炸药,而这些炸药都来自美国。叙利亚官方表示,极端恐怖组织能够掌握如此大量极具破坏性和危险性的炸药,坐实了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对恐怖主义的大力支持。据统计数据表明,叙利亚战争已造成33万人死亡,上百万人口需要人道主义救援。战争给叙利亚民众带来沉重的苦难,昔日繁华的城市也变得满目疮痍,残垣断壁。而面对叙利亚人民渴求和平的眼神,美国政府的心里可曾有过一丁点的愧疚?

  
在地区层面,有三大地区最受关注:欧洲、亚太和中东。在欧洲,俄罗斯与北约、西方大国的对抗并没有缓解。因乌克兰问题导致俄罗斯与西方恶化的关系持续发展,相互制裁仍在延续。北约增强了在东欧和波罗的海地区的军事力量,为了应对北约的安全威胁,俄罗斯也增强了西部的军事力量。俄罗斯要重新整合原苏联地区,在全力打造欧亚经济联盟的同时,又提出了“大欧亚计划”,意在表明俄罗斯仍是欧亚地区发展的重要角色,俄罗斯不能让其他国家主导未来欧亚地区的发展。

  
在亚太地区,美国加强了与日本和韩国的军事政治同盟关系。在美国的支持下,2016年3月29日日本正式实施新安保法,8月通过新版《防卫白皮书》,日本自卫队可以承担“驰援护卫”新任务,这意味着日本和平宪法和“专守防卫”的国策正在被抛弃。美国利用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两次进行核试之机,于7月决定在韩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即“萨德”系统),日本方面也表示考虑部署“萨德”系统。美国把反导系统扩大到东北亚的行为,遭到了中俄两国的反对和抨击。为了增强对中国施加的军事压力,制造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不合,美国高调介入南沙争端,其军舰不断在南海巡航。俄罗斯也加大了对亚太外交的力度,在索契召开了俄罗斯东盟国家首领会议,欧亚经济联盟与越南签署了自由贸易区协定。12月15日至16日普京访问日本,俄日两国签署了几十项经济合作协议,双方就为实现在北方四岛进行“共同经济活动”启动磋商达成了共识。大国力量汇聚亚太地区,牵制与互动的关系仍将持续。

  

  
  中东是俄美争夺的热点地区。从2015年9月30日俄罗斯出兵打击“伊斯兰国”以来,其在中东的地位与影响力大大增强。目前,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从一个增加到两个,在援建核电站和供应武器方面取得不少经济利益,与土耳其的关系峰回路转,俄土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取得突破。在中东已形成了俄伊土共同对抗美国中东战略的三方合作关系。

  
随着特朗普就职,大国关系会有新调整。美俄关系会有所改善。在特朗普看来,美国没必要为了乌克兰与俄罗斯大动干戈,与俄罗斯修好有利于美国从欧洲脱身,解决中东的恐怖主义问题。在中东,美国虽然不喜欢俄罗斯支持巴沙尔政权,但在打击“伊斯兰国”上需要与俄合作。在特朗普团队的“防卫政策”中,俄罗斯已不再是“首要威胁”,中国才是其主要对手。为了对付中国,特朗普需要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以便把更多军力集中到亚太。一旦美俄关系改善,日俄关系也将大幅改善。这些虽不会影响到中俄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但大国关系的互动必将影响到国际格局的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