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会战40万中国军队对战5万日军,为何十天就陷落

责任编辑:

在此期间,蒋介石曾一再致电白崇禧、薛岳,着武宁方面的第30集团及崇阳、通山方面的第31集团军应不顾南昌方面战况之变化,断行反攻,绕袭敌军侧后,向南浔路上的马回岭、德安、永修及瑞昌挺进,断敌交通,阻敌增援。但此计划未能实施。

国民党军队判断,日军对南昌的进攻最早也要在1939年4月以后才能进行。没想到3月17日。日军第106师团即向修水河口重镇吴城发起进攻,国民党军队只好仓促应战。仅仅两天多时间,日军就突破了国民党守军的外围阵地。20日下午,日军又以猛烈的炮火,间以毒气弹向国民党前沿第49军、第79军的阵地轰击了3个小时。之后,坦克集群便为第106、第101师团充当先锋,先后由虬津、涂家埠方面强渡修水河。

第一是敌情判断有误。第九战区将防御南昌的主要方向,确定在南浔铁路沿线,而日军突击的主要方向则在修水以西,两者距离甚远,中国军队没能考虑到日军机械化部队强大的移动乃至迂回能力。

3
月12日,日“华中派遣军”命令其直属的第116师团派出石原支队和村井支队,在海军支援下,由湖北乘船出发,对鄱阳湖东岸进行搜索,保障水陆交通和主力部队左侧安全,至15日,未遇到中国军队的抵抗,遂结束搜索行动,在各要点配备了必要兵力。18日,村井支队乘军舰从星子出发,在永修东北约30公里的吴城附近登陆,向中国守军进攻,遭到中国第32军等部的顽强抗击。苦战4天,仍未能突破守军阵地。23日晨,日军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继续发动猛攻,并不断投射燃烧弹、化学弹。守军蒙受重大损失,于24日撤出吴城镇,向后转移。村井支队占领吴城后,继续实施打通赣江及修水的作战,排除中国方面敷设的水雷。

就在南昌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国民党军一些上层军官却开始动摇,在日军强大的进攻面前纷纷后撤。受他们的影响,部队低落的士气迅速蔓延。正如战后国民党总结的那样:官兵“潜伏不良心理,认为日军欲攻占某地,迟早必为所得,不肯再作坚定之抵抗”。于是,国民党军队于28日放弃南昌,向外突围,南昌遂落入敌手。

第三,中国军队对日军突击沿途的道路和桥梁没有彻底破坏,这使得冈村宁次投入的坦克快速部队得以蜂拥直入。

日“华中派遣军”在武汉作战中就企图攻占南昌,因第106师团沿南浔路向南攻击时在德安西北的万家岭遭到中国第九战区第1兵团的围歼,伤亡惨重,被迫停止前进;占领武汉后,为切断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路至大后方的交通线,解除对九江及长江航道的威胁,占领南昌机场以缩短其对中国南方进行战略轰炸的航程,决定一俟第11军各部经过休整补充后便首先实施南昌作战。

第106师团没想到坦克集群会落在自己的后面,所以当其渡过修水后,遭到了五谷岭中国军队密集火力的打击,该师团伤亡人数大增。直到坦克集群跟上来以后,106师团才又打起精神,随同坦克部队再次对国民党守军发起了进攻。大量坦克部队突然出现,使国民党军队一时抵挡不住,被迫撤出了阵地。

图片 1

第九战区的部队首先开始行动。第1集团军以第60军第184师和第58军新10师进攻奉新,以第58军新11师监视靖安日军;以第74军主力进攻高安,以第74军及第49军各一部北渡锦江,进攻大城、生米街。激战至26日,日军退守奉新、虬岭、万寿宫一带。第19集团军攻克大城、高安、生米街等据点。但尔后进展困难,攻击受阻。两个集团军的部队均未能按照计划挺进至南浔铁路。

看到守军已全部撤离修水南岸阵地,冈村宁次立即命令坦克集群快速经岭下桥、安义、乾洲攻占奉新,保护奉新城南的大桥,免遭国民党撤退部队的破坏。同时令第101、第106两个师团快速向南昌推进。

原标题:南昌会战40万中国军队对战5万日军,为何十天就陷落

防守南昌

坦克自问世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始终是配属步兵部队进行作战。1940年5月10日,德军以1000余辆坦克组成坦克群,在摩托化步兵、轻轰炸机群和伞兵的配合下,成功地对法国进行了一次“闪击战”,给人们留下了坦克集群作战的深刻印象。其实,早在1939年3月,侵华日军与国民党军队在中国南昌进行会战时,就已集中使用了坦克集群部队作战,比德军早了一年多。

南昌东依鄱阳湖,西临赣江,周边多丘陵山地,从军事地理上看易守难攻,冈村宁次的机械化部队只能沿着公路和铁路两侧发挥作用。

3.第6师团主力大致在开始攻击的同一时间突破箬溪附近之敌阵地,从修水河两岸地区向三都附近挺进。

担任南昌会战主攻任务的日军第101、106师团,是日军在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动员预备役人员组建的特设师团,是日军的第三流部队。这两个师团的战斗力都比较弱,特别是第106师团,在进攻武汉时丧失的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于是,冈村宁次在战前对这两个师团进行了兵员补充,并加强了重武器装备。将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和这两个师团的炮兵联队统一集中使用,共计有火炮170余门,大大增强了攻击的火力。

第二,中国军队仍旧沿用观念落后的、事实多次证明一触即溃的一线形防御部署,在缺乏纵深阵地的情况下,数十万主力在南昌周边绵亘布防达四百多公里,担任正面防御的第七十九、第四十九军等部队,不但防御正面都在十五公里以上,且在第一线阵地只部署了一个师,军主力都部署在第一线后方一天行程之处,机动性能极差,既违反了以军为单位、军长直接指挥战斗的原则,也必然导致一旦某一点被突破就绝难填补。

第19集团军发现日军迂回南昌后,急令第32军从南浔路上的涂家埠撤回南昌,会同第102师固守南昌。但第32军尚未全部撤回而日军战车集团及第101旅团已分别突进至南昌西面及北面的赣江桥。守军虽炸毁桥梁将其阻止于赣江以西、以北,但日军第101师团已从南面突进南昌。守军兵力单薄,火力又弱,经激烈巷战,伤亡甚众,奉命向进贤撤退。27日,日军第101师团占领南昌。28日,日军第11军奉命令第101师团确保南昌、第106师团主力回占奉新,准备向高安或奉新以西作战。
4 月2日日军占领高安城。

日军之所以选择在南昌地区作战,是因为南昌是江西省的省会,南浔、浙赣铁路相交其南。攻取南昌,就切断了国民党军队从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铁路至大后方的交通运输,从而巩固对武汉地区的占领,保持九江以南地区的安定。同时,还可以占领南昌地区的机场,以缩短日后向我国南方空中进攻的距离。

中国守军本应有优势的地形可以利用,以对日军实施层层阻击,甚至是迂回打击;但是,不到十天,南昌便落入日军之手,这在军事上有点解释不通。

日军大本营和“华中派遣军”为巩固对武汉的占领、确保长江中下游航道,以第11军驻守武汉,在其序列的共有7个师团、2个独立混成旅团,比其他各区、各军具有更多的机动兵力,是对中国正面战场继续实施打击的主要力量。根据日军大本营的规定,其作战区域一般保持在以武汉为中心的安庆、信阳、岳阳、南昌间地区及邻近要点。南昌是江西省省会,是南浔铁路和浙赣铁路的交会点,是中国第九战区和第三战区后方联络线和补给线的枢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中国空军以南昌机场为基地,经常袭击九江附近在长江中航行的日海军舰艇,对九江及武汉日军的后方补给交通线威胁甚大,故日军要改善其在华中的态势,必然要进攻南昌,并占领之。

此次作战,日军共集中了陆军4个师团、8个旅团,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各4个联队,海军、陆军航空兵及伪军各一部约12万人的兵力,由华中派遣军第11军司令官、侵华恶魔冈村宁次指挥。

为了保卫南昌,中国第九战区在南昌周围部署了五十一个师约四十万左右的兵力,另外第三战区还有部分部队参战,而日军的两个师团加上坦克部队,兵力最多也不过五万人左右。

1938年10月下旬中国军队有计划地撤出武汉后仍有近90个师的部队部署于武汉周围。武汉以西、以北,是李宗仁所部第五战区6个集团军13个军34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师和1个骑兵旅,部署在皖西、豫南、鄂南和鄂西北广大地域;武汉以南、以东,是薛岳所部第九战区8个集团军21个军52个步兵师,部署在赣西北、鄂南和湖南要域。此外,两战区内还有若干特种部队和地方游击部队。以上部队对武汉构成包围态势。第九战区以东,则是顾祝同所部第三战区4个集团军22个步兵师和2个步兵旅,可与第九战区互为策应。

此时,坦克集群的后续坦克在得到油料补充后也跟了上来,日军的突击力量得到了加强。于是,日军很快就由南昌西南渡过赣江,切断了浙赣铁路。27日,日军集中飞机、炮兵猛轰南昌国民党军阵地和市区,守军阵地相继失守。

第四,毫无协同增援意识。南昌四面受敌时,奉命增援的中国第三战区部队第十六师和第七十九师,距离南昌还有数日行程之遥,而第七十四军直到南昌陷落其先头部队才抵达大城附近,致使日军冲进南昌城时真正意义上的守城部队只有两个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为了隐匿意图,各兵团务必利用夜间进行部署。

担任反攻南昌的第32集团军不仅没有完成任务,部队还遭到重大损失,并牺牲了一名军长,重庆军事委员会这才被迫于5月9日分别致电赣江西岸的第3战区、东岸第9战区:南昌作战即行停止。战后在总结南昌作战失利的教训时,国民党避开高层消极抗战、指挥失误不谈,只避重就轻地解释为轻装备部队对有坦克集群之敌进攻无异于“以卵击石”。

图片 2

5.在以上作战期间,水路情况若允许,以1个支队从鄱阳湖方面向进贤方向前进,切断浙赣线。

对于南昌的失守,国民党统帅部非常恼火,命令马上组织反攻,重新救复南昌这个战略要地。于是4月22日,国民党又集中了4个集团军共8个军、22个师的部队进行了反攻南昌作战。日军则集中兵力固守南昌及各县城的外围地区和铁路沿线,并组织部分兵力进行出击。激战几日,国民党军队除第74军收复了高安城,第49军收复了牛行车站外,其余攻势均无大的进展。

除了日军使用空前规模的毒气,投入大量的坦克突击部队以及进行了各种牵制作战外,中国军队在防御部署和防御指挥两方面的失当应是主要原因。

第三战区的第32集团军以第29军第16师、第79师、预备第5师及预备第10师之一部于4
月23日渡过抚河,进攻南昌。激战至26日,攻克市汊街。,向南昌逼近。27日,日军集中第101师团主力实施反击,在猛烈炮火及航空兵火力支援下,与中国军队在南昌东南、正南郊区展开激战,反复争夺该地区内的各村庄据点。第79师师长段朗如因部队伤亡过大,于4月28日夜改变进攻部署,并发电报向军及集团军作了报告。第32集团军总司令以擅自更动计划为由,报第三战区批准,将其撤职查办。蒋介石急于攻下南昌,听到报告后,于5
月1日下令,以贻误军机罪将段朗如“军前正法”,令第16师师长何平“戴罪图功”,令上官云相到前方督战,限于5
月5日以前攻下南昌。

连攻南昌不下,使蒋介石盛怒异常,急电:“……限于5月5日以前攻下南昌。”并令第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亲自到前方督战。但是,即使上官云相亲自督战,也已无力回天。6月8日,日军坦克集群部队掩护第101师团从南昌反击国民党第29军的进攻,并将第29军团包围于南昌与莲塘之间,29军伤亡惨重,军长陈安宝中弹牺牲。剩余部队在参谋长徐志勖的带领下历经苦战,才冲出重围。

图片 3

4.在直接攻占南昌时,以主力从南昌上游渡过赣江,从南面攻占。在此期间,要以一部确保奉新及南面要点。

坦克集群的先头部队于22日晚到达奉新,随即出其不意地占领了南门外潦水河上的大桥。国民党奉新守军措手不及,纷纷溃退,致使大量辎重和装备落入日军手中,同时也使南昌的翼侧暴露在日军面前。

图片 4

2月中旬,第101师团、第106师团和配属炮兵开始向德安以南地区集结,战车队在德安以北集结。下旬,第6师团开始向箬溪、武宁方面行动,井上支队开始打通鄱阳湖水路,第16师团、第9师团在湖北安陆汉水左岸和粤汉路北段开始佯动。第11军原定于
3月
10日“陆军纪念日”发动攻击,但自2月中旬起连续下了1个多月的雨,河水泛滥,道路难行,迟误了准备时间。直到3月9日,第11军才确定作战开始之日为3
月20日。

冈村宁次集中了第101、106师团和第11军直属的大部分坦克。组成了一支拥有135辆坦克、若干保障车辆的坦克集群部队,由军直属第5坦克大队大队长石井广吉大佐任指挥官。坦克集群共编为2个坦克群和1个预备队。其任务是从艾城、虬津地区渡过修水后,突破国民党守军的防御,为第101、第106师团开辟进攻道路,扫清进攻之障碍;在第一线师团的前方与步兵保持两日行程的距离,由第3飞行团配合向前挺进,迂回、突破国民党军的防守要地和阻止其增援;追击撤退的国民党守军,参加对南昌的攻击。

1939年2月,第九战区在长江以南的赣北、湖北地区与日军第11军形成对峙,各部队仍在进行补充整训。其部署为:罗卓英第19集团军在南昌北正面进行防御,以第70、第49、第79、第32军及预备第9师在箬溪以东修水南岸至鄱阳湖西岸并列展开;王陵基第30集团军第72军在武宁地区担任防御;樊崧甫所部第8、第73军在武宁以北横路附近担任防御;汤恩伯第31集团军第13、第18、第92、第37、第52军担任鄂南、湘北守备;卢汉第1集团军第58军、第60军、新编第3军及战区直辖第74军,控制于长沙、浏阳、醴陵地区,为预备队。

这时,赣江以东顾祝同第3战区的增援都队被驻杭州一带的日军第22师团拦住,南昌城内只剩下保安部队。于是,罗卓英急令第32军由修水南岸退守南昌,第102师由高安东调大城地区,扼守南昌至奉新公路,阻止日军坦克部队向南昌进攻。但是,由于日军的层层阻拦,至26日,第32军只有两个团到达南昌,第102师到达大城之前,日军坦克部队已超越大城,掩护日军由此强渡赣江,逼进南昌。

与此同时,第101师团一部沿南浔路正面攻击,在炮火掩护下强渡修水后在涂家埠受到中国第32军顽强阻击,形成胶着。日军开始总攻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于
3
月21日急令第九战区各部队固守阵地。23日电令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速调第102师至南昌,加强南昌守备兵力,归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另调第16师、第79师至南昌东南之东乡、进贤,警戒鄱阳湖南岸,并策应南昌方面的作战,同时电令第19集团军以有力部队约2个师的兵力分路向敌后方的马回岭、瑞昌、九江、德安等要点袭击,破坏铁路、公路,断敌后方交通,阻止敌后续部队增援。

为了提高进攻的强度和速度。冈村宁次苦思冥想了许多天。最后,这个谙熟中国军队情况的“中国通”作出了集中使用坦克部队的决定。本来,这是冈村宁次企图使这两个战斗力较弱的师团,取得预期作战结果的无奈做法,没想到他的这个决定,却创造了日军历史上首次使用坦克集群作战的先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