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学生会长:推动中国民主发展未必是港人责任 中大学生会长:烛光重要但非无可取代

  解放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也是人民子弟兵,它在中国境内的地位既是宪法赋予的,也是解放军自身历史塑造的。我们觉得港中大学生会在这支军队面前首先还是要谦逊些,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需要他们虚心学习的东西,他们不应将自己视为可以挑战这个13亿人口大国任何价值、原则和道德的力量。

  最近几年,驻港解放军部队与香港社会的交流进一步深入和多元化。首先是在2005年暑假,驻港部队和香港教育统筹局首度合办“香港青少年军事夏令营”,于粉岭新围军营“招呼”200名香港的青少年入营培训,加强国家意识。活动至今,已是第五届。

黄程锋表示,每个人都可选择如何悼念,而香港除了烛光,还有其他做法象徵六四事件,如港大国殇之柱、太古桥字眼及民主女神像等,「是重要标誌,但日后这标誌是否继续保留,是香港人选择」。

  年轻人是要逐渐成长的,每个人成熟后都会回头看青年时代的一些做法,产生别样的认识。我们相信,对解放军有严重不恭和冒犯行为的香港学生未来回首往事时,大多数人都会因此而了解到自己当年幼稚和“犯浑”的程度。如果他们没有因年轻时的胡来而遭遇人生曲折,他们应为生活在一个宽容的时代而庆幸。▲

  随着驻军多年来展现亲民一面,驻港解放军的形象在香港人心目中也愈来愈清晰。根据最新的多项调查显示,解放军驻港部队民意支持率,已稳步上升至将近90%,比特区政府的民望高。

两人又说,不认同支联会纲领。至于不举办六四活动,区倬僖指:「六四论坛主题一般而言都是从六四如何反思香港未来,做了几年,到这一届,似乎已绑了在这框框,不想令这些论坛成为另一个行礼如仪、另一个习惯,所以无新出路下,暂时搁置六四活动。(主持:未搵到新做法,所以不做以往做法?)都可以咁讲。」

  港中大学生会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声音,如宣称解放军是“甘愿成为中国爪牙的国家机器”,解放军参观大学“象征政权打压院校自主”等等。而驻港部队此前至少与包括港大在内的7所香港大专院校联谊,从未有抗议发生。

  1999年10月,经总部批准,香港驻军对外发言组正式列编,并更名为香港驻军新闻发言办公室,对驻港部队的对外沟通由此有了制度化安排。

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民调显示,56%受访者认为港人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发展,认为没责任的有31%,后者为1993年有纪录以来新高。民研计划指出,香港市民主流意见继续认为中国政府当年处理不当、同情北京学生和支持平反六四;31%受访者估计,3年后中国人权状况较现时恶劣,比率同为新高。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它的主权和管治权都在18年前回到中国,全世界所有大国都接受了这一事实。少数香港年轻人近年来却拒绝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搞“逢中必反”的把戏,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可笑。

  城市大学学会会长李安然说,许多香港年轻人过去对解放军的印象模糊,但去年发生四川大地震期间,许多人看到一队又一队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徒步前进,直入重灾区去救人的过程,马上对他们肃然起敬。“很多多香港大学生都说,解放军无私无畏抢险救人的一幕幕感人场面,加深了大家对解放军的一份爱意。”

问到维园烛光,区倬僖形容是形式,同意一定可以帮到历史传承,亦同意单以六四事件来看,烛光是最重要标记,惟质疑是否唯一传承方法,「未必是无可取代」。他又说:「不建议单就某一事件花好多精力,而是成个package去传承历史,比较容易接受。」

  港英时期的香港人是挨过不少英国军警打的,解放军驻扎香港18年从未介入香港事务,与香港市民的所有接触都是友好联谊,未主动挑起任何冲突。但少数香港年轻人近年向解放军挑衅,发生了擅闯军营行动,港中大学生会现在又对解放军恶语相加,这种动向决非显示了闹事者的自尊,而是他们价值混乱、思想偏执且短视的表现。

  “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着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去年,第一时间亲赴四川地震灾区的总理温家宝,对抗震救灾的解放军官兵所说的这句话,令全国人民动容,也引起许多港人震撼。

港大学生会会长黄程锋今早出席商台节目时,被问到「推动中国民主发展」,他认为「责任与身分有关」,明言「对香港人身分来说,未必是一个责任」。他表示,每人都有不同原因想推动中国民主,惟对是否「香港人与生俱来」有保留,亦对「中国有民主,香港有民主」说法有保留,「中国民主进程非常缓慢,无什么希望,如果扣紧(中国及香港民主关係),是否变相否定香港民主进程?」

  百名驻港解放军官兵原定今天参观香港中文大学,开展相关讲座和球赛活动,并与校长餐叙。然而该校学生会出来反对,发声明抨击校方“向中共政权献媚”。声明还攻击解放军在“八九风波”中的作用,一些人威胁将在活动现场高举“八九”照片和反对标语。港中大校方前天表示鉴于部分人对活动有误会而无法达到活动原意,经与解放军协商后决定延迟举行该活动。

  之后,驻港部队越来越注重形象,除了开放军营让市民参观外,开始主动参与公益活动,包括捐血、植树、探访护老中心等,希望借此加强港人对驻军认同。

六四事件29周年在即,港大民调显示,认为「港人没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发展」的受访者,是有纪录新高。港大学生会长黄程锋直言,「对香港人身分来说,未必是一个责任」,中大学生会长区倬僖亦承认,愈来愈多港人、年青一代偏向排拒中国人身分,与中国人身分切割,认为中国民主进程与自己无关。

  这件事让人看到香港教育存在深刻的问题,部分青年学生被灌输了某些反国家且歇斯底里的东西。他们因被洗脑而走到了时代的对立面,这对香港的未来是一种危险,对学生们自己也非常有害。

  中新网11月26日电
澳门《新华澳报》26日刊发评论文章《港人参军遇“一国两制”难题》,驻港部队民意支持率稳步上升,一度冷却的港人参军议题,近年又成为城中讨论热点。综观香港一些网络论坛的言论和民间反应,更可以看出普通香港人对当兵的复杂心态:既心生向往,又害怕受不了解放军非比寻常的政治要求,更怕吃不消当兵的苦头,毕竟当解放军不是过把瘾。

同场的中大学生会长区倬僖亦认为,责任与身分认同有很大关係,「过去身分比较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时,当时社会认同港人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化,但近年本土意识抬头,愈来愈多港人、年青一代偏向排拒中国人身分,与中国人身分切割,认为中国民主进程与自己无关,主力推动香港民主化」。

  少数香港学生对给八九政治风波搞“平反”十分热衷,有机会就彰显一下这种姿态。这帮小青年很多在那个年代还没生出来,他们对那个事件的了解完全是通过西方和极端者的描述得来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当年参加广场活动的内地青年学生早已成长起来,汇入到后来中国高速发展的滚滚洪流中。后者绝大多数都是今天的坚定爱国者,阅历丰富,思想健全,他们已对当年的事情形成了集体性反思,完全用不着香港一些二十啷当岁的小青年为他们那代人经历的事情搞所谓“平反”。

  事实上,综观香港一些网络论坛的言论和民间反应,更可以看出普通香港人对当兵的复杂心态:既心生向往,又害怕受不了解放军非比寻常的政治要求,更怕吃不消当兵的苦头,毕竟当解放军不是过把瘾。

培正中学疑挂「毋忘六四」直幡 称属「校内事务」

  港中大学生会以敌视的态度对待驻港部队,这很让内地人惊讶。他们的这一态度与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精神都是对立的,这是一种荒唐、不知天高地厚的表现。

  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在解放军军营开放日上,一位香港记者便向时任驻港部队司令员王继堂直截了当地提问:“香港人能参军吗?”

德信小学生年复年 为六四死难者祈祷 校长:学生需知这事 学尊重生命

  在内地驻守的士兵,当附近有事故时,必会外出协助,但在香港则要严守《基本法》,当香港发生紧急事故时,驻军只可作出内部应变准备随时等候上司命令令。这一切都反映出驻军对港人长期“高度戒备”,宁愿“大隐隐于市”,也要避免任何一宗小事触发政治风波。

其他报道:政治压力家长投诉 中学教师难带学生赴六四晚会

  港人离参军还有多远?

至于「平反六四」是否香港人责任,黄程锋说,港大学生会一直支持平反六四,「从人道立场,这世上任何人杀了人都要负责任,政权都不例外」,惟他表示,须反思「是否每个人都是责任问题」,因每个人都可基于不同原因投入活动,故应与责任分开讨论。

  军人和港人:由远及近的距离

其他报道:杨润雄:老师可持平全面教六四六七
书商有权决定是否按局方意见修改内容字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