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什么装备让美军胆战心惊?

原标题:志愿军冲锋号有多可怕?美军总司令:如魔笛之音,听到必溃退

原标题:解放军冲锋号威力有多大?吓得韩军掉头就跑 成为美英军的噩梦

从红军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历次作战中,嘹亮的军号都为我军取得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这句当年流传在军营中的顺口溜,形象地说明…

看过抗战影片的观众都知道,每当八路军或新四军吹响冲锋号时,不管身处何地,形势如何,伤重与否,战士们都奋不顾身,勇往直前,冲锋号一旦响起,意味着不是胜利便是牺牲。

最近让不少网友觉得新奇的新闻,莫过于解放军恢复已经取消了三十多年的军号制度了。国防部网站在9月11日发布消息称,根据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署,拟从10月1日起全面恢复播放作息号,下达日常作息指令。从明年8月1日起,全军施行新的司号制度。

从红军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历次作战中,嘹亮的军号都为我军取得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这句当年流传在军营中的顺口溜,形象地说明了司号兵的重要地位。当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编制中,就有一支神奇的司号兵队伍,它是人民军队的光荣与骄傲。

别以为是影视剧的夸张,其实不然,解放军在战争年代,冲锋号确实是普遍存在的,而且效果很好,他能最快的凝聚战斗力,激发士气,往往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在心理上给敌人造成沉重打击。

图片 1

抗日战争时期的“军号游击战”

图片 2

在解放军建军九十多年的历史中,军号一直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从南昌城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始,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就出现了军号制度。随着部队的逐步发展,军号制度也越来越完善。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建军初期,就设立了司号兵。新兵入伍后,都要进行号谱的背诵训练,如冲锋号、集合号、防空号等等。军营的生活、训练和作战基本上都要听号音指挥,号声一响,听不懂号谱就会傻眼。司号兵编制在我军通信兵的序列中,连编有司号员,营编有号目,师和团有号长。每当师、团举行阅兵式,全师、全团的司号兵还要集中起来,为阅兵式吹奏军乐,场面十分壮观。

解放军司号员

在很多国产军事战争题材的电视剧当中,经常会出现军号的声音。尤其是在部队冲锋的时候,冲锋号的旋律就会吹响。每当这个镜头出现的时候,很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图片 3

因此,和解放军交过手的各国军人,对中国的冲锋号都不陌生。抗美援朝时的“联合国军”兼远东美军总司令李奇微,对志愿军的冲锋号就有过这样的描述:它是铜制乐器,能发出刺耳的声音,战场之上,她仿佛非洲的女巫,吹出魔笛之音,只要她响起,中国军人便不要命的扑向我军,我军总被打的如潮水般溃退。

而在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的军号也是吓得无数美军和英军胆战心惊。在当时一些美军将志愿军的军号成为“恐怖的魔笛”,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李奇微在其撰写的回忆录中也这样说道:“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它仿佛就是非洲的女巫,只要它一响起,中国的军队就像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的扑向联合国军。每当这时,联合国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军号游击战法,曾使日伪军闻风丧胆。1939年冬,胶东军区第5旅第15团在栖霞县松山镇战斗中,巧妙地发挥了军号的威慑作用。当时,由于进攻兵力不足,15团将全团的司号兵集中起来,按每组两人在松山镇四周分别设置了多组司号兵。攻击开始后,我军司号兵在松山镇的四面同时吹起冲锋号。日伪军听到这么多号声,以为八路军大部队包围了松山镇,惊慌失措,命令火炮和轻重机枪向四面八方疯狂扫射,造成火力分散。15团2营乘虚而入,发起猛烈攻击。日伪军见势不妙,仓皇向东山方向逃窜。这时我司号兵又发起新的“军号攻击”,一会儿这边发号,一会儿那边发号,一会儿两边一起发号,一会儿四周同时发号,敌人感到大兵压境,惊恐万分,只好放弃东山逃窜。此战,日军小队伤亡过半,伪军中队大部被歼。

志愿军冲锋号有多可怕?美军总司令李奇微的描述,足可见美军对冲锋号的声音有多刻骨铭心了,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的冲锋号就曾多次帮助扭转战场形势,甚至还出现过7个人吹响冲锋号,吓退英军一个营的战例。

图片 4

“游动发号,牵制敌人”是“军号游击战”的又一战法。1940年秋,我军由两个排组成的保卫队与50多人的日伪军发生激战。敌人先采取拖的战术,企图等援军到来后就对我进行围攻。我军为了及时撤出危险地带,司号长林军带一名司号员机智灵活地利用地形、地物一边向敌人游动射击,一边吹冲锋号迷惑敌人。我军阵地上不但四处吹响号声,而且在不同的地方吹响不同的调。敌人搞得莫名其妙,以为我军增援部队到了,因此不敢进攻,只向有号声的地方开炮射击。保卫队抓住这一机会,安全地撤离了危险地带。胶东八路军创造的“军号游击战法”,后来被收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回忆史料》。

图片 5

(联合国军司令李奇微)

志愿军司号员:一把军号退敌一个营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

一些参加过战争的美军也回忆道:“听到中国军队的军号,我们各个胆战心惊”;“听到这号声,我感觉到这分明是中国式的葬礼”;“志愿军发起冲锋时那撕心裂肺的军号声和尖利刺耳的哨子声,一直伴随着我们走到军事生涯的重点、甚至走到生命的终点。”……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1950年12月31日黄昏,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三个军团的协同下,在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的200多公里正面战线发起了第三次战役,势如摧枯拉朽,“联合国军”的阵地被我军迅速突破。1951年1月1日。志愿军全线转入追击作战。第50军149师和第39军116师,分别向高阳和汉城方向迅猛攻击。追击部队直插釜谷里,切断了“联合国军”的退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必威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